区块链现状:炒作消退,将迎来大量新应用

浏览量:12 次

本文关键点

多个区块链不必分布到一条区块链上,它们既可以是中心化的,也可以是去中心化的。

分布式账本在实际生产项目的应用示例包括某些支付系统

那些大多数已经经过概念验证阶段的区块链项目在生产中还不具备支撑关键业务的流程

以公共分类账的方式来使用区块链的主要挑战是性能、许可、隐私和安全密钥管理

除资产标记化之外,分布式分类账的实际应用场景仍在不断出现

约翰·戴维斯是 Velo Payment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康纳·斯文松是 web3j 类库的作者,它与以太坊区块链协作,给出他们对区块链现状的看法。

InfoQ:请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并解释一下你们与该领域的联系。

戴维斯:大家好,我是约翰·戴维斯,Velo Payments 的首席技术官和联合创始人。我们是家初创公司,但不同的一点是,我们有很多经验,也就是说,我们是老手。我们为财富百强企业提供 B2B 和 B2C 跨境支付 (非薪酬),主要是在零工经济领域,比如应用程序程序员、汽车和卡车司机、酒店供应链等等。我的其中一位联合创始人是 Visa 的总裁,我曾是该公司的首席架构师,我于 2009 年开始关注比特币。

那年夏天,我个人一天的交易量占全世界的 0.25%,那个时候一天只有约 400 笔交易,而其中就有我的一笔。如果按价格最高点来计算,我持有其中逾 50 万美元的份额,但我在 2013 年卖了很多,其余的在 2017 年 12 月达到最高点之前就卖光了。这些年来,我做了很多关于区块链的演讲,并将相关内容在生产中加以实践。

对于区块链,我绝对是一个怀疑者,我喜欢比特币的想法,但它要真正应用起来似乎还遥遥无期,我认为加密货币完全是浪费时间 (和精力),它根本就是场庞氏骗局。是的,你可以赚钱,但麦道夫也赚钱了呀。最明智的加密公司早就撤离并投资于法定货币了。

区块链其实就是一个数据库,分布式数据库的问题它同样也都存在 (如 CAP 定理),但显然,由于某些原因,现在人们认为它可以解决这每个问题。就像任何工具一样,在正确的地方使用它可以解决实际的问题,在合适的地方区块链确实也可以解决适合的问题。

斯文松:我是康纳·斯文松,用于集成以太坊的 Java 类库 web3j 的作者,blk.io 的创始人,它是一家企业区块链技术公司,并主持企业以太坊联盟技术标准。

InfoQ:你们对分布式分类账生态系统的现状有怎样的认识,是像一些人所说的“开始的终点”,还是别的什么?

戴维斯:我要说两点……首先,区块链不一定要去中心化才能成为区块链,它们既可以是中心化的,也可以是去中心化的。很多人都明白这一点,但仍然有些顽固分子认为,只是它未经许可和不是去中心化的,那么就不算是区块链,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第二点是,区块链并不是所有的分类账,我不喜欢用分类账来代替区块链这个词。假设你在区块链中存储法律文书,例如地政局就没有分类账,如果你真的想要分类账,那么关系数据库作为分类账也用了几十年了。

之于“开始的结束”呢,不,不是的。是些别的什么吗?是的,它是另一种工具,就像图形数据库或 NoSQL。

斯文松: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对的。围绕区块链的最初那波炒作已经过去了,我们看到正在涌现出一些平台,它们带着大量开发者的想法,许多企业都已经开始在其上做新的业务了。

InfoQ:实际上适合分布式分类账的用例是什么呢?是否有特定的市场和部门可以特别好地利用它们?这些用例的应用范围有多广?

戴维斯:除了比特币和其他 6000 多种零散的加密货币,我很难找到一个证明有效的纯分布式分类账用例,这个用例已经遭受沉痛打击奄奄一息了,分布式分类账只是个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罢了。任何拥有现有基础设施的组织都将不得不推倒重来重新建设他们的整个系统,以替换现有使用了分布式分类账的记录或黄金来源系统。如果你的银行说你的帐户还有 100 法郎,而你的分布式分类账却告诉你有 120 法郎,你可能相信分布式分类账所说的,但希望你有好运能够花出去那多出的 20 法郎。

斯文松:撇开 ICOs 不谈,资产令牌化和通用令牌在公共区块链网络中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这些当然是这项技术的很好的应用场景,但是,现在有太多不同的项目在各行其道天马行空,却缺乏足够规模的采用来说明哪个项目真正走向成功。

在被许可的私人账本领域,资产标记化也非常受欢迎,同时身份识别的举措也很受欢迎,因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特性,使个人对身份有了更大的控制权,也就是说,不再依赖于大型科技公司来使用自己相关的数据。

一般情况下,任何业务流程如果具有跨多个组织边界的数据,都导致数据的重复,从而不断地对账能够从分布式分类账中获得潜在的收益。

InfoQ:对于使用分布式分类账的实际项目以及它们背后的理念,你们有什么看法?有多少基于分布式分类账的实际生产系统?

戴维斯:我们现在正在使用区块链进行实时支付,而且已经用了有一段时间了,我们不使用区块链作为分类账,而是把它作为审计跟踪和安全数据存储来用。我们最初是用数据库解决了这个问题,说实话,我们几乎可以在 RDBMS 中实现所有的东西,但是投资者和客户喜欢在其中能够用上区块链的技术,所以我们也用了区块链,以求皆大欢喜。

区块链中的不变性 (至少是旧块) 使得复制更改历史比传统 RDBMS 更加透明 (为确保没有人偷偷修改历史事务,传统 RDBMS 必须做一些额外的工作)。我们从头开始设计了我们的“VeloChain”,为了更小的内存占用和更好的性能 (每秒 6 位数),采用了 C 语言进行构建。在我们从事国际银行业务、地理隔离 (分布式分类账无法做到这一点) 和后量子安全等工作时,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

我们的系统把所有安全相关的信息都记录和登录在我们的区块链上了,从“反洗钱”到“KYC”、“制裁”和“SWIFT 信息”等等。我们的客户 (付款人、银行和收款人或卖方,如果您愿意,银行和买方) 可以在区块链的引导文件中添加元数据,如发票、报表等,以证明流程、付款、监管和合规要求得到了满足。

我们可以使用严格审计的访问控制来保护任何元数据 (在字段级别),它也是在同一区块链中定义的。加密的数据只能通过用户的私钥来解锁 (解密),甚至我们一部分内容也看不到。我们有一个用于记录存储的加密保险库,所以我们也符合 GDPR。我这不是在推销,因为我们不卖它,我们不是区块链公司,它是我们平台的一部分。而我们将它开源只是为了打击破坏者。

斯文松:有一些项目在生产中使用了分布式分类账,但是,我认为一定要区分那些运行于生产环境中从现有系统复制数据的项目和那些直接负责支撑产生企业核心收入的业务活动的项目,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企业中,肯定缺少后者,大多数已经经过概念验证阶段的区块链项目还不具备支撑关键业务的流程。

如果您想到跨多个组织协调基础设施的更改充满挑战,这并不奇怪,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技术和安全审查流程,必须遵守这些流程。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出现了错误或 bug,整体上由谁来负责呢。如果你有一个联营机构或团体,大家以相同规模参与同一个“分布式分类账”,谁来负法律责任呢?我认为,在这些项目中,你需要得到监管机构或行业组织的支持,否则,一旦一个组织出现重大事故,你可能就得承担过高的风险了。

InfoQ:如果具体思考公共系统 (如以太坊或比特币) 与私有的、许可的系统之间的区别,你认为它们之间的平衡是什么?项目是倾向于使用公共账本还是私人账本?如果真的存在这些区别,那么是什么促使形成了这些区别呢?

戴维斯:我想我在上一个回答中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认为公共区块链就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你想要传播些什么,把它放在 Twitter 或 Facebook 上就可以,如果你想对它保密,那最后发布时选择加密或不加密就行了。但是,如果您想要的就是另一种加密货币,那么公共区块链就是适合您的技术!

斯文松:使用分布式分类账的现有企业倾向于使用私人许可的分类账。这是为了应对目前使用公共分类帐存在的一些挑战:

性能—公共账本非常慢 (每秒只有几十个事务),而且您还受到网络上其他参与者的约束,比如,加密技术就减慢了以太坊网络的速度

许可——企业需要在用户、业务单位和组织级别上进行细粒度的许可,在公共网络上不存在这些控制方式

隐私——所有参与者都可以看到网络上的交易。企业需要能够保持数据的私密性,尤其是鉴于 GDPR 等法规。

安全密钥管理——交易最终确定是公共账本的规范,如果与公共区块链相关的密钥被泄露,那么组织几乎相当于失去了任何保护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共网络将能够处理以上中的许多问题,但现在许多企业使用私人账本仍然完全有其合理性。在某些方面,这有点类似于互联网与内部网之争。

InfoQ:在计算领域,有些技术只代表了一个小小的改进,而有些则代表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我们可以认为复杂事件处理 (CEP) 更像是前者,而 Hadoop 的到来则预示了大家对大数据处理的通用需求的来临,它就属于后者。从这些方面来考虑技术,你们认为分布式分类账应该放在哪个位置?市场上有什么指标可以支持你们的观点吗?

戴维斯:CEP 和大数据是最新的“技术”,如果你了解我,你还知道我并不是大数据的粉丝。对于我来说,如果普通的数据不能够有效地存储,那么它就是太大了。CEP 的确属于前者,它只是 SOA、SCA、ECA 等等的另一个名称,每个供应商都用不同的名头销售相同的思想。

区块链就是数据库,而且通常还比较慢。它们和数据库有相同的问题,我们解决了一小部分,但是现在 95% 以上的区块链问题可以用标准数据库、Oracle、Postgres、Neo4J 同样很好地解决,但 MongoDB 可能不行。

换句话说,就像任何一种更合适的数据库技术一样,区块链只要有 5% 的机证明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它就能带来数十亿美元的价值,我想这就是我为我们的系统找到的合适的位置。

斯文松:我认为分布式账本代表了真正的巨变,尤其是你看到的公共区块链 (如以太坊) 正在发生的事情。这里涌现出的创新数量相当惊人。Web 3.0 自提出以来,从根本上改变了网络参与者的激励结构。

采用点对点的技术就是一个很适当的例子。虽然这项技术广泛用于某些用例 (文件共享),但是网络上的参与者却几乎没什么点对点的动机。以太坊 (以太坊)、IPFS 等去中心化的网络,以及建立在这些网络之上的众多服务,解决了这一问题。通过以加密货币或实用令牌的形式提供价值,您可以为参与者提供一个激励模型,这个模型在网络上向消费者提供价值,这是 Web 上的一个全新范式。

当然,这种改变要普及到普罗大众还得需要些时间,这项技术仍然太复杂了,普通人无法使用。然而,我们仍处于这项技术的早期阶段,大量基础设施仍在建设中,这在推动着我们更接近这种新的、更公平的模式,使更多控制权掌握在多数人手中,而不是少数人。

在企业环境中,我认为我们最终拥有许多核心分布式分类账平台,就像我们现在拥有的数据库一样。而将有治理模型来支撑它们,这些模型将为它们支持的联盟或组织简化它们的部署和管理。其中一些将被接入公共的区块链网络,以支持在这个区块链互联网中不同网络之间资产或其他类型价值的转移。

作者介绍

约翰•戴维斯(John Davies),Velo payment 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他从事 IT 行业 30 多年,涉及的内容从硬件到 C、C++、Java,再到企业架构和董事成员。他居住在世界各地,从远东到欧洲再到美国。目前他在一家隐形公司从事隐形产品的研发,更多的时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雷达。他的专长是大规模高性能架构,面向全球的企业。他在巴黎负责外汇交易系统,在巴黎银行 (BNP Paribas) 负责全球架构,在摩根大通 (JP Morgan Chase) 负责全球架构,在 Visa 的 V.me(现在是 Visa checkout)创新团队中担任首席架构师。约翰是 Java 和世界各地银行议、QCon、JavaOne、Devoxx、JAX 等的常客。

康纳·斯文松(Conor Svensson),web3j 的作者,该 Java 库用于与以太坊区块链协作。他也是 blk.io 的创始人,它提供了一个基于以太坊的企业区块链平台。

今日荐文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区块链年终盘点:技术和应用成果涌现,未来三年希望满满

前哨小兵甲

赞赏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区块链现状:炒作消退,将迎来大量新应用